飞雷刀漫画免费漫画免费阅读「下拉观看」-奇漫漫画
飞雷刀漫画免费

飞雷刀漫画免费 都市 爱情

18103
连载 更新:2022-10-21 11:20:43 弃坑通知

作者毛又珲(???)吴宙(??).awin

简介

一九九七年的十二月二十号,周五,这一天是梅子十八岁的生日,一个只是听一听都觉得美好的年纪。十八岁的李梅子坐在日式餐厅里看着展翼狼吞虎咽,不知道男生吃饭是不是都那样快。李小言看不过去的说"展翼,又没人跟你抢,你吃那么快做什么。再说这里好歹还有三个淑女,你尊重一下、保持绅士好不?"展翼一边嚼着日式炒面一边问"你说淑女是什么意思,不就黄毛丫头吗?"说完头上就挨了李小言一记粉拳。韩星道"展翼,我就喜欢看你吃饭,看你吃饭特别有食欲",这个小型的聚餐梅子也叫了韩星。展翼头也不抬的说"谢谢啊,要不您老再来一碗",又挨了韩星一拳。梅子笑着看他们打闹,一边吃着鳗鱼饭。李小言提议"今天是梅子生日,我们碰杯来祝梅子生日快乐,还要谢谢她请我们吃饭",展翼接道"李梅子,你终于十八岁成人了,不过你太慢了,像我都成人好几个月了"梅子笑道"你好意思说,你的行为举止哪像成年人了?"。四人举杯,边干杯边说"生日快乐"。干完杯李小言问道"梅子,你生日不回家,跟我们在外边聚,你爸妈没意见吧?""没意见。跟他们说过了。而且我从八岁起就不过生日了"李小言:"为什么?"梅子:"没什么,就是不想过呗"李小言看梅子不想说,没有再问。聚餐接近尾声,梅子叫服务员结帐,手刚伸进包里,展翼伸手拦住了:"我来吧"梅子颇感意外:"那怎么行,说好了我请的啊,而且是我过生日",展翼当没听见一样付了餐费,边把零钱塞进裤子后口袋边说"就当是我给你庆祝生日",梅子还想说什么,就见展翼顺势站起身去拿书包,韩星:"干嘛?你要走吗?"展翼把包背在侧肩上:"你们再坐会,我还有事必须要走了,梅子,再次祝你生日快乐啊!",李小言:"别啊,哪有一放筷子就走的。什么事那么急啊?"梅子也说:"是啊。干嘛急着走,再坐会聊聊不好吗?",展翼面有难色的看看三人,挠头挑眉道:"那个,其实我在打工,现在上工的时间快到了,我怕迟到"。李小言一听来劲了:"打工?!干什么的?""在一个酒吧里当侍应"。"有点意思!"李小言貌似很感兴趣,转头对梅子和韩星说:"咱们也去看看吧!""胡闹,那是你们这种小女生去的地方吗?"展翼说。"我们就去看看,看看就走"李小言转头问梅子和韩星"你们去不去?",韩星不置可否"我无所谓,你们去我就去,又不是没去过""梅子呢?"李小言问,眼里充满期待"我还没去过酒吧,也想看看"梅子说。"看吧!少数服从多数!"。展翼看了看梅子,只好同意 。四人出了餐厅,穿过马路坐上公交车,在摇摇晃晃中坐了七八站,下车又走了二十分钟,才到了展翼打工的酒吧。时值晚上九点过二十分,这里就已是人头攒动。梅子三人跟着展翼进了酒吧,展翼交待了她们待一会就赶紧回家,不要跟陌生人说话,也不要喝任何东西,就自己去更衣室换衣服去了。三人挤进热闹的人群,节奏强烈的DJ音乐发出巨大的声响。梅子和李小言拉着手,生怕走散,韩星却无所谓,在炫幻的灯光中左顾右盼,害得梅子不停的回头看她。夜晚的酒吧迷离喧嚣,有热烈的活力和欲望蒸腾,梅子三人在舞池里游走了一个多小时,梅子又觉得自己像一条鱼,而这次是游在一锅开水里,水早已超过沸点,温度却还在攀升。周围人挨着人,每一个人都在动着跳着,像是中了咒,互相挤来挤去。梅子不喜欢自己的身体被陌生人触碰的感觉,她觉得脑袋发懵全身发麻。她在李小言的耳边喊"我们去那吧!",一边用手指着人群侧边一个明亮的地方,一个环形的吧台。可是李小言却看着梅子,一幅我不知道你说什么的样子。梅子又更大力的喊了一遍,李小言还是听不见,就在梅子感到无可奈何的时侯,韩星不由分说一手抓着一人把她们拖到了吧台。到了这里音乐声小了一些,才让梅子得以喘口气。与舞池在黑暗中变换着彩色光斑不同,吧台是另一个明亮的世界,鸡尾酒和倒吊的酒杯折射出剔透的光,一些人坐在酒吧凳上喝酒聊天抽烟。梅子注意到三人都穿着校服,简洁的蓝白两色在酒吧的红男绿女之间显得扎眼而格格不入,因此越发不自在起来。梅子对另两人说:"要不我们走吧,这太吵了,而且已经十点了,一会没有公交了。"李小言闻言连忙抬起手腕看表,脸色带着慌张"这么晚了?惨了,我家有门禁,十点半必须到家的",说着就要拉着梅子和韩星走。梅子刚一转身,觉得左手被人握住,以为是李小言,又觉得不对劲,扭头一看,手是被一个陌生男人纂着,那人个头很高,足有一米八多,肩很宽却穿着小领紧身衬衣,脖子间有金黄的光泽若隐若现,脸上带笑眼神却冷,散发着危险气息。梅子惊得连忙将手抽出,用右手握着举在胸前,眼神警惕带着惊惧的看着对方。男人看见梅子的反应,觉得有趣,笑道:"别紧张,小姐,我不是坏人""坏人脑门上有写字吗?"李小言也看到了方才男人拉着梅子手的一幕,抢着说到。男人笑了笑:"我就是想请美女们喝杯酒,没恶意","不好意思,我们不会喝酒",梅子不等他说完:"而且我们要走了"。男人不以为然"来酒吧不喝酒?那么早走干什么,夜生活才刚开始,不会喝没关系"笑了一下又道:"我教你"。这下韩星不耐烦起来"说了要走了听不懂吗?"说完拉起梅子转身就走,李小言随后跟上,男人见三人要走,拉住李小言道:"美女等一下!",韩星回头烦躁的回到:"滚蛋!"。男人闻声一把将李小言扯到了一边,李小言惊呼出声"韩星!"。韩星和梅子同时回头,定在那里。男人收起笑,转而看着韩星,说出的话像结了冰:"美女,不喝酒可以,别骂人"。韩星看见男人的眼神,心里发了怵,却还要面子的嘴硬:"骂你怎么了!"梅子看着形势不对,偷偷扯了扯韩星的校服,韩星没有反应。"没怎么"男人说"不过你们今天都别想走了"。"凭什么?!"李小言惊诧的问到。"凭你们骂了我,我不爽"男人波澜不惊的说,语气里带着狠。这时已经有人察觉了异状,聚在旁边看热闹,其中也有男人的同伙,看着都不象善类,梅子身上不知觉泌出了汗。韩星看起来倒还镇定,冷冷的问"我们非要走呢?",男人冷笑"除非你从这滚着出去",梅子下意识的开始计算到酒吧门口的距离,心里暗暗叫苦。这时就像所有英雄救美的桥段一样,展翼适时的出现了,和故事里英雄不同的是,展翼一出现就向对方求饶:"大哥,刚才的我都看见了,您看在她们都是女孩子的份上,大人不计小人过,让她们走了吧",男人眼都不斜的回:"关你屁事!",展翼挠头:"那个,其实,她们是我朋友",男人这才歪了头看看展翼,冷笑说:"朋友?好,兄弟,既然她们是你朋友,你想让她们走也可以,你是个男人,你就替她滚!"。展翼闻言望了望门口的方向,回头仍低声下气的说:"大哥,别这么狠吧?""我现在心情好,给你们机会,你别等我心情不好才知道什么叫狠"。展翼再次望了望门口"滚没问题,但是。。。""我说话算话!"男人道。展翼这才像是下定决心的呼出一口气,装摸做样整了整衣襟,又拍了拍裤子,像是上面有土似的,才对围观的人群说:"大家让一让,刚才这位大哥说了,我从这滚出去,他就让这三位美女走,让一让,我要滚了啊!",韩星拉住展翼的衬衫着急的说:"展翼!不许!",梅子和李小言也跟着急,展翼打开韩星的手:"你别管,你们走开点",说着看准地面就滚下去,滚完一圈,站起来弓着身子,又滚下去,围观的人群很自觉的给他让出一条路,一边拍手叫好、尖叫欢呼,吸引更多人围观,展翼瞬间成了全场的焦点,韩星想拉他起来,可他一圈接着一圈的滚着,让韩星无从下手,只好难过的喊着:"展翼。。。。"。展翼个子高,滚的有点吃力,梅子看着他起立弓身又滚下去的样子,想起周星驰在大内密探零零发里的出场动作,心里真是又想哭又想笑。展翼就这么一路滚到门口才直起了身,男人跟在后面,看展翼站在了门口,一挥手示意她们可以走了,便回身走远,没有再纠缠。出了酒吧门口,四人站在街边,这是一条热闹的街,多的是酒吧和餐厅,往来的车辆拥挤,行道树上挂着彩灯,落地窗上贴着圣诞树和圣诞老人,到处是圣诞活动的招贴。路边欧式路灯忽红忽蓝,映着展翼的脸,那不是惯常所见的展翼的脸。韩星对展翼非常抱歉,一路说着对不起。展翼站在酒吧门口,背后是各色明灭的灯光,脸隐在夜色里,这次没有笑。梅子第一次看到展翼这样严肃的脸,觉得非常陌生。展翼冷着脸说:"我说过,不要和陌生人说话,待一会就回去,你们在那干什么?",李小言辩解道:"我们本来是要走的啦,他自己过来纠缠我们,找我们的茬","我说过",展翼又以这三字起头"这里不是你们该来的地方,以后不要再来。还有,不许把这事说出去",韩星答应:"我保证不说!",李小言也忙跟上:"我也是!",梅子也回:"我也保证不说","别误会"展翼道"我是说我在这里打工的事,别说。不是说我今晚滚出来的事","哦"。说完,展翼让三人快点回家,问她们认不认得来时的路,得到肯定回答后就又回了酒吧工作,现在正是客人最多,酒吧最忙的时候。三人沿着来时的路折返,心里祈祷着还能赶上末班车。在公交车站,李小言先等到了回家的公交,一边说着谢天谢地一边上了车,她跟梅子和韩星不是同一方向。她走后,梅子和韩星继续等,站台只剩了她们两个,气氛忽然沉默,梅子觉得有点微微的尴尬。过了一会,回家的公交来了,二人上了车,选了最后一排座位坐下,公交里有暖气,温热着梅子冻红了的脸。车里空空荡荡,乘客寥寥无几,车厢里满撒着被行道树割成条状的街灯光影,间隔着温暖的橙黄和清冷的灰黑,随着行进的速度一明一暗安静的滚动着,从座椅上滚过,从地面和身体上滚过,这个情景仿佛有着岁月的流逝和轮回感,让梅子觉得安逸而温暖,今天是她十八岁的生日,此刻梅子有点昏昏欲睡。这时韩星说话了;"展翼,他挺不容易的"。一个十八岁的高中男生能有什么不容易,也许韩星的意思是今天他替她滚地很不容易,确实挺不容易的,她等着韩星的下文:"展翼家里条件不好,他是体育特招生"韩星说:"展翼是初三才被招进来的,他短跑很强。刚进来的时候学习成绩不行,他不想落在人后,就拼命学,到了中考的时候,成绩已经很好了"韩星接着说:"展翼他妈妈身体不好,他从中考结束就开始打工了"。听韩星说完,梅子心里不安起来,如果早知道他是这样,就说什么也不会让他请客了。展翼性格外向又吊儿郎当,平时喜好开玩笑没有正形,在男生和女生中间人缘都很好,没想到有这样的家庭背景。今天晚上的事,梅子也觉得对他很抱歉,她们都欠他一个人情。

查看全部章节>>
评论
热门漫画
最近更新